Delete箜鳴(不拚前10不改名

湾家人,高中生

有著一堆叫法:陌陌、阿泉、燈燈等(黃泉醉月、陌城煙雨、陌清塵,只要你能湊出我看得懂的綽號我就應聲!!)

懒癌末期患者,最喜欢的东西是画画还有小说、小说和小说

梦想是住在一间都是书的房子(开个书店

如果有什么是一篇好文章不能让我气消的,那就是两篇

雷狮x自创 标题什么的咱就是个取名废_(._.)_

❖私设多如狗
❖曾经的黑历史
❖可能还有其他系列
❖欢迎找错字
❖欢迎@大家来吐槽我(´Д⊂ヽ

这已经是墨漓不知道第几次看到雷狮了,如果说之前还能算作是因为迷路而遇到的

那么这次就绝对不可能了。

「大赛排行第四名的选手,一直跟着我有事吗?」面无表情的少女从他身上感觉不出任何恶意,所以也只是静静的对视着。

虽然奇怪为何没看见其他雷狮海盗团成员的身影,但是你现在一心一意的只想赶快闪人。

花瑶可是答应了今天要请你吃蛋糕来着。

「来找我家走丢的宠物虫子。」雷狮道。

听他这么一说,少女到是想起了最近听到的一个传言。

大赛排名第四的雷狮最近身边没有看见他女朋友的身影,应该说大赛排名前面的几位大佬听说女朋友都不见了,还有人怀疑是不是有人恶意报复。

不过为啥雷狮管他女朋友叫宠物虫子,听见这个绰号通常女方不是都会气的打死男票的吗?

喔,她除外,反正龙原本就算爬虫类。

不过她还是开口问了一下,「需要我帮你留意一下有没有看到您的女朋友吗?反正我挺常迷路的。」

可能是因为对方的眼睛是自己最喜欢的紫色,不然墨漓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好心想帮忙。

当然,挺常迷路这也不是假话。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天空飞就什么事都没有,结果到了地面一走,陆地上能走的不能走的没人发现的路都被她走过了一遍,少女都觉得自己如果画地图去卖一定很赚。

就在少女神游天外的同时,听到少女的询问,雷溼笑了笑,缓缓的向前走去。

「她啊,是个大路痴!虽然一开始我以为她是个花痴来着,一直盯着我的脸看。」一步,漫不经心的笑着。

「结果后来才发现她只是喜欢我头巾上的星星和我眼睛的颜色才一直盯着我看的。」两步,紫罗兰色的眸子划过道不明的情绪。

「明明在地面上是个路痴,但是只要是要到达我身边,她就永远不会迷路。」三步,雷狮拿出了雷神之锤。

「喜欢金银财宝,人生爱好是吃东西、看星星和赌博敛财,最喜欢做得事情是和我一起去撸串还有让别人输到脱裤。」四步,像是发现感兴趣的猎物,感觉雷狮整个人就像是苏醒的凶兽。

「她说如果她能够活下去,她的愿望是到处去旅行,所以我就想尽办法把她留在身边,就算是被说卑鄙也无所谓。」五步,青年的前进令墨漓不自觉的向后退去。

「结果她却突然失蹤了,我找了好多天,才终于找到她」六步,墨漓发现身后已经没有路了。

「但是她却把我忘了,现在还在这边说要帮我找女朋友」七步,他停下了脚步。

雷狮已经走到,身高上的差异让他很好把少女堵在了他和树干之间,低头笑道。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她呢?」

少女完全无路可退,但她也没有想逃的意思,因為她已经完全傻住了。

根据雷狮上述几句完全可以感觉到强烈怒气的语句,墨漓的脑袋里已经浮现出了一个答案,虽然她觉得挺瞎的。

她从对方的眼睛看见了难得一脸惊愕的自己

——她啥时交男朋友了她怎么不知道?

tbc

【凹凸世界】王权paro

♢如题
♢我尽力了
♢求轻喷
♢拜托留言建议红心蓝手
♢同意就往下



  

  


【职责】

「格瑞,我们来打一场。」这个月不知道第几次听见这道傲慢的嗓音出现在天国号,格瑞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他就是因为不想管才会一直待在天国号,结果这家伙三番两次的上来找他打架。

说好的大地的统治者,有着把人的才能最大限度引出来的能力呢?

不好好待在地上带领世界向前、挖掘人才,这么荒废好吗?

石板的选择方式到底是什么?

——《石(作)板(者)表示:谁叫他头发是金的》《而且只有他可以和你打的不相上下》



【交锋】

「束手就擒吧,恶党。」第四王权者.安迷修拿着凝晶流焱与雷狮海盗团对峙。

「吾等骑士道永无阴霾。」

「得了吧,安迷修。」第三王权者.雷狮,与其身后的雷狮海盗团随意的站着,「你是王权者不是骑士,还有你只有一个人,哪来的吾等。」

「而且,就算你是骑士……」双眼微眯,将重量撑在雷神之锤上,雷狮打出了最后一击

「你也没有马。」

一击必杀,安迷修,享年19岁,死因:被人毒舌

——《明明你自己也是王权者却自称是海盗团。》《不管了,今天一定要制裁恶党!!》



【对决】

一击敲碎第五王权者的面具,第二王权者.嘉德罗斯,一脸不屑的收回了大罗神通棍,转身抛下一句。

「渣渣就是渣渣,太弱了。还不如去找格瑞打一架。」

直到对方走远了,第五王权者才拿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其底下的真容。

「太弱了…比不上白银之王吗?」看着掌心的面具,鬼狐天冲笑了,他头也不回的朝着身后突然出现的人影说道。

「你觉得动用无色之王这张鬼牌如何?」原本以为会得到身后人的肯定,结果没想到。

「不好。」丹尼尔回答的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鬼狐震惊了,鬼狐吓傻了。

——《说好的捡到我,一直帮助我呢?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我就是脑子有破坑才会帮助你对付格瑞而去牺牲掉金》


 
【侵占】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摇晃着手上的高脚酒杯,格瑞一脸淡定的看着不请自来的客人。

「都说白银之王是众王之首。身为新任无色之王,当然要来拜见一下啊!」来着洋溢着病态的笑容,然后下一秒趁其不备时,侵占其身体。

然而,真相是——

「格瑞格瑞真的是你啊!我听到名字还不相信,你怎么不早说自己是白银之王,害我和姊姊都超想你的,姐姐还跟我说见到你要邀你来我们家吃饭的。」朝着格瑞飞扑,却被他用一只手阻挡,新任无色之王.金,一脸兴奋的看向了自家许久未见的发小。

他就知道。叹了一口气,格瑞的脸上出现了无奈的神情。但是金的下一段话却让格瑞的脸凝出冰渣子。

「那个人果然没有骗我,这样真的见到格瑞了。虽然我刚刚差点煞不住车酿出大祸,姐姐可是一直跟我说没练好不能用那招的……」

「那个人,是谁?」打断金的话,格瑞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嗯?那个人?喔!你是说教我这个计画的人吗?」完全感觉不出发小快要爆发,金一脸开心的说道:「第五王权者.鬼狐天冲吗?他是个好人喔!格瑞你要不要认识认识,我给你介绍。」

「的确是…挺.想.认.识.的。」看来最近烈斩可以重出江湖了。

——《让我们为鬼狐天冲默哀三秒钟》《远在鬼天盟的绿之王突然背脊一阵凉》



彩蛋:

⑴其实因为地上有雷德和祖玛管着,所以嘉德罗斯才肆无忌惮的天天上天来打架。

⑵事后安迷修一直积极的宣传其骑士道,然而被他宣传的人不想入教。

⑶安迷修不想当青之王,比较想当王族成员,这样他就可以大肆宣扬他的骑士道了。

⑷被安迷修宣传的人是呆毛姐弟,然而艾比比较想要跟随她的白马王子(金),所以完全不理安迷修。

⑸丹尼尔才不会没事为了一个戏里被他领养的小孩而去对付小舅子(X

⑹原本的剧本?早在丹尼尔看完的下一秒被他扔了!

⑺石板会责怪他?不,石(作)板(者)怂到完全当作不知道

⑻格瑞酒杯里装的不是酒而是牛奶。

⑼秋姊就是因为知道真相才放心的让弟弟按照鬼狐天冲的计画进行。

⑽最后格瑞真的拖着烈斩下了飞船。

【凹凸世界乙女】玉藻前.雷狮(上)

✾之前台版的阴阳师出了玉藻前,然后我就又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发了一篇来试水,再来研究要不要当黑历史掩埋掉
✾幼稚园文笔,有建议尽管提供,我很缺
✾求红心蓝手和留言
✾一如既往的继续挖坑
✾是把刀是把刀是把刀!!!!!!!!
✾就算雷狮是妖怪,安哥是阴阳师我一样不会写安雷的(哪怕我很想写(´Д⊂\(・∀・)

红莲的业火在肆虐,目光所及之处无不是火海,火焰的光芒照得这京都如同白日,人们的哀嚎声被那108道钟声给掩盖,在火光和钟声的映衬下,是那一张绝美的脸庞。

如鸦羽般丰厚的长发在空中飞舞,无人可及的美貌在火光下越发妖艳,身后那硕大的九条尾巴随着气流舞动。

烧吧、烧吧,把这一切都烧毁吧!毁灭掉这一切吧!

他的眼前闪过了你还有孩子们最后的脸,摸着这副皮囊笑了起来。

当然,这在逃亡路过的人们眼里,是一种自骨髓深处而出的毛骨悚然。

「停手吧恶党,他们是无辜的。」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他的笑声。

他转头看向旁边突然出现的挺拔身影,褐发蓝眼、身着一身狩衣,站在纸式神上的青年。

「他们无辜?哈,他们无辜,我雷狮的孩子们就不无辜了?」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雷狮笑得愈发猖狂,他瞪向安迷修,「他们才十岁、十岁,还没体会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就死了!!」

「我恨着这天,它夺走了我的妻子,我恨不得与这天道作对,为我的妻子报仇,但是我不能。因为我还要守着那两个孩子,所以我只能对不起她。」两行清泪自脸颊滑下:「但是为什么还要从我身边夺走他们,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就只是因为我们不应该相恋吗?」

他想起了只身挡住天罚的你,那最后映入眼中的笑容,还有原本归家时应该待在门口迎接却倒在血泊中再也不会笑的两个小小身影。

……所以,到底是谁错了?

tbc

凹凸世界 占tag

喔!我又来记梗了,我的连环车祸现场还没写完,不小心又来挖坑了,是K  paro

白银王--格瑞

黄金之王--嘉德罗斯

赤之王--雷狮

青之王--安迷修

绿之王--鬼狐天冲

灰之王--丹尼尔

无色之王--金

不觉得有些莫名的搭吗?
等我唸完书就想办法来开坑啦!
有建议的尽量提供尽管来!!

占tag存梗

【凹凸乙女】凹凸大赛连环车祸现场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大混战的原因

大概周末就会发了,或者更早,敬请期待唷!

【凹凸乙女】当武器成精了

❖短小
❖幼稚园
❖ooc

 
 
Ⅰ.雷狮【雷神之锤】

双手环胸,雷狮低头打量着一脸面瘫的你。

衣服上有着雷神之锤的纹路,发型尾端也有着
也有着握柄底部的头饰。

所以他一直以来是抓着你的头发来进行攻击的吗?

想象了一下自己抓着你的头发用你的身体朝着别人攻击,雷狮深深的觉得这画面有毒?

你到底是如何用头发来支撑自己的身体与地面平行的?

喔,当然,比起这个他更想知道另一个问题。

「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虽然从服装上来看的确是女装,但是…

「我哪里长得不像女的?」双手环胸,顶着一张伪正太脸的你全身充满了不爽。

要是这家伙敢给个否定词你就……

「哪里都不像。」

召唤出本体一把朝着雷狮的方向锤去。

凹凸大赛第四名选手雷狮,确认死亡。

死亡原因:嘲讽自家原力武器而被锤死,请其他参赛者不要轻易尝试。(X

——《以上纯属虚构》《老娘就是长得一张正太脸长大后还是能够撩走一堆男性》《那你到是撩给我看啊!》《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雷总立下flag》

Ⅱ.安迷修【凝晶,流焱】

看着面前一黄一蓝的双子,安迷修一瞬间有点犯难。

「那个…流焱小姐和凝晶?」

此话一出,面前顿时呈现两极状态。

穿着一身劲装散发着不要钱冷气的你和一身橙红色长袍感觉笑到快要自燃的流焱。

不对,已经自燃了。

「哈?你的眼睛是有破洞吧。」一身长袍和头发完全如火焰燃起,直接变成火焰人的流焱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安迷修,「你不能因为我穿着长袍留的头发比凝晶长,你就认为我是女的啊!」

「你这刻板印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抓着自己的本体,流焱朝着安迷修冲去的同时不忘大喊,「还有,凝晶才是女孩子,你这阿呆!!!!」

你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安迷修被流焱追着打。没办法,武器都成精了,一个在追着他打,你又不想帮他抵挡流焱,流焱好歹是自己的弟弟。

绝对没有因为他把自己认成男孩子而不想帮他的意思:)

不是都说那么可爱绝对是男孩纸吗?他到底是怎样才能把自己和流焱性别给弄反的?

然后这一幕不小心被路过的路人看到。隔天,凹凸新闻上

惊爆,既大赛第四被武器追着锤之后。大赛第五被一对兄妹追着揍,这究竟是感情纠纷还是如何,我们下集待续。

——《就说了凝晶才是女孩子》《所以说在下真的不是故意认错的》《…所以应该也去留个长头发吗》

@阿玄芨

關於老道長的預言,真的只能表示,不愧是老道長啊!(*゚∀゚),神準的!!

昨天過得超開心的,公民課上經歷了一個超級白癡的罰站。

果然不愧是老道長٩(๑òωó๑)۶

蘇沐秋x你 一切皆是如果

蘇沐秋x你 

私設傘哥沒掛
女主(墨荷)逝去
oocoocooc
文筆渣
撞梗算咱的错
答应了一个小姐姐/小哥哥要把它写完,然而当初的稿子咱不小心删了
从昨天开始从新写到现在,然而还是心惊惊到想毁尸灭迹_(:3」∠)_
@星野夜yoru 你看你看人家努力突破了!!

看着相片中笑得灿烂的你,苏沐秋放下带来的花束,蹲下来抚落最近新增的落叶。

看着时间已经永远停止在那一刻的你,他抬手抚上照片,说道:「我又来看你了,你有没有想我呢,墨荷?」

「上次说到阿修那家伙又跑回联盟拿走一个冠军戒指就拍拍屁股回老家这件事了吧!」

「你知道吗?结果他才刚回到家没多久,椅子都还没有坐热呢,就又因为电竞总局的一通电话,被他家老爷子踢出家门为国争光去了。那老爷子还下令说没拿到冠军他就不用进家门了,整个人不知到有多郁闷呢。」

「如果你现在还在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笑他,问他有没有感觉到他家荣耀女神和老爷子对他那深沉的爱。瞧瞧,你都回老家了人家还舍不得你。」

像是想到什么,苏沐秋无奈的笑了笑,「虽然你可能下一秒就被他嘲讽到炸毛,拖着我去陪你二对一。」

看见天空那晴朗的天气,他忍不住抬手阻挡那刺眼的阳光。看着阳光透过指缝洒落在脸上,他忍不住说道。

「......说起来,那时的天气和今天差不多呢...」

「...那个让你时间永远停止的那一天。」

*

那一瞬间是那么的突然。事情发生的那一刻,你感觉到世界似乎都成了慢速播放。

原本只是因为睡眠不足而没有干劲的你,在太阳当空的情况下彻底落后在苏沐秋的后面。

但你也没有要加快步伐的意思,反正目的地是同一个,完全不用担心等下会找不到人。

不过,看着前方那个在讲电话的青年,你不禁有点恍神。想一想发现,自己已经跟着他们混三年了。

从素不相识到现在的伙伴关系再到明天的签约出道。

从当初只是一个人溜进网吧玩的时候不小心听到隔壁传来他跟另外一个少年互相嘲讽的声音开始。

然后就这样很俗套的,一见钟情、一眼倾心去了,总是被其他损友笑是女汉纸的你都敢肯定你当初心跳大概一下子窜到180有了。

想到啥就直接去做的你就这样费尽了浑身解数发挥了死缠烂打兼不要脸之精髓的你,终于跟人家混熟了。

然后就这样,可喜可贺的,收买国王身旁不要脸的勇者、混熟小公主,恶龙终于在国王一年后很成功跟人家告白成功开始交往了。(别问中间过程因为作者不知道怎么写(´Д⊂ヽ

等你从画风清奇的回忆杀回来来就看到一个令你脸色发白直接向前冲去的一幕。

一直走在你前方的苏沐秋已经在过马路了,似乎是跟叶秋那家伙聊到兴头上,他只是跟着其他也要过去的民众一起过马路。

问题是转角有一辆车正以飞快的速度开来,看那速度似乎完全没有要刹车的意思啊。

担心以你的速度赶不上,你忍不住出声大喊,「苏沐秋!!」

然而,你喊完就后悔了,天杀的这小子停下来干嘛?

看着前方的青年停下脚步朝你回头,你气到连想停下脱下鞋子扔他的心情都有了。

他似乎也发现了快速朝他逼来的车辆,脸上不禁一慌。

就在此时,在你感觉自己已经跑出了你人生的新速度后,你的双手成功碰到他的后背,用力的往前一堆。

下一秒你就感觉到侧身传来了剧烈撞击,整个人视角转换,最后停留在了柏油路上。

你感觉到了身下有什么东西缓缓流出,全身一整个痛到想要失去意识。周围传来的尖叫和苏沐秋那惊慌失措的声音纷纷传进耳朵里,你感觉到有东西滴落在身上,在失去意识前,你最后听到和看到的是苏沐秋那张看起来哭过的脸和救护车传来的声音。

我去,这家伙该不会真的哭了吧!

在性命危急的时候,脑海裏最后想的是这一句的你,其实也算是奇葩了。

*

「送达医院后,经过医生的抢救,最后你还是宣告不治。沐橙他们赶来还是来不及见到你最后一面。」苏沐秋一脸没落,「后来经过鉴测,发现了那个驾驶酒驾,然而那又如何,你已经回不来了。」

「假使你还活着,说不定也是这一次随队出征的一员。你总说我是个天才,其实你在资料处理这方面也是个天才,当初还说好我跟阿修打遍联盟无敌手,你在后头做资料处理和跟沐橙给我们端茶水有时一起打个荣耀来着。」

「......然而一切不能从头再来了,这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你而已,已经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了。」像个小孩子似的,苏沐秋踢了踢从石砖缝里长出的小草。

「...有时候都希望那时候的事情是一场梦就好了。」

最后,苏沐秋伸了一个懒腰,突然想起了原本来这的目的,回头看了看这个有点简陋的墓碑,「差点忘了说正事了,阿修他们传了消息回来,说他们拿到了世界冠军。说真的,那家伙骄傲个毛线,我妹也是世界冠军啊!」

「期待我下次再来吧!到时候和我一起来的可是两名世界冠军呢!你肯定会非常高兴的,到时候就叫他们和你讲讲比赛经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一阵风从背后拂来,似乎带着少女那肆意的回答。

那我可真是期待了,不精彩可是要退钱啊....

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決定這幾天要來寫第一篇文,希望到時候有人會看(此人文筆太渣已經不抱希望了_(:3/ ㄥ)_

關於一個電子產品線使用重度殘障人士終於學會發文的感想(好長的篇名

本姑娘今天終於習得了如何在lofter發文了,終於…本姑娘一個電子產品殘障歷經接近一年大時光終於學會了_(:3_ ㄥ)_ 改天來發篇文試試